HRise的2023年总结

  • 388访问
  • 2023-12-31 09:53:03

去年底,HRise的宙斯之夜晚宴在上海举办,我问到场几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老板2023年的业务目标。

当时疫情刚解封,大家对2023年经济和市场都抱有很高的预期,所以大家的业务目标都定在至少翻一倍以上。

企业信心很足,职场人的想法也开始活跃起来。随后我又陆续问几个人他们2023年的工作打算,得到的回应是有的想换工作、有的想自己创业。

总之,疫情解封后大家对未来都迷之自信。

但故事的发展脉络并没按既定脚本走。

今年中,我又问那几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老板:去年定的目标完成的咋样了。大家纷纷叹气:不但连去年计划目标的一半都没完成,而且业绩还不如2022年。

我又去问那几位想换工作和创业的人,结果是想创业的那位还在原公司“苟”着,表示“今年形势不好,不适合创业”;另一位想换工作的非但没换成,还被公司以“汰换”的名义裁掉了,现在还没找到新工作。

悲观和不确定性,是2023年的两张底牌。

在这样的底牌面前,无论手里有没有王炸,都没有必胜的把握。

我们也一样。今年是HRise品牌创立的第三个年头,去年底随着疫情解封,我和团队伙伴也都充满力量和信心,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。结果是举步维艰。

在此之前也经常听到“大环境不好”这类的抱怨声,我总是笑笑,心里却想:我们这样的小公司还不至于受大环境影响吧。

但今年却结结实实地感受到了大环境带来的影响,对此也只能苦笑:我们终于成了被大环境影响的公司。

尽管日子艰难,但我们前行的脚步从没停下来。

 

过去三年,HRise一直聚焦在人力资源媒体领域,服务领域如下所示:

1.jpg


今年5月开始,我们在以人力资源媒体为核心的基础上,开始推出新服务——咨询顾问陪跑和内训工作坊陪跑。

犹如一架飞机的一体两翼,如下所示:

2.png

所谓“陪跑”,可以理解为陪伴。

为什么要做陪跑?

在我们看来,当前企业管理至少面临来自四个方面的挑战:

一是成本挑战:降本增效沦为一场乱战。

二是专业挑战:人力资源专业性受到质疑。

三是代际挑战:新生代整顿职场,如何激发和释放他们的潜能?

四是技术挑战:面对AI崛起,HR如何拥抱新技术?

面对上述挑战,HR不能对症下药,也给不出有效的解决办法。中小企业缺少专业力量支撑,大企业陷于内耗拖累,久久不能落地。

借助外部专业力量,通过陪跑的方式,既可以专业高效地解决问题,也能借助第三方视角审视组织和人的问题。

可能有人会说:那你们会不会抢了HR的饭碗?

别担心,我们是站在HR的角度帮助企业去解决问题的,而不是去抢风头的。人力资源陪跑至少有两大优势:

1、         外来的和尚好念经。很多人力资源项目推不动,挑战往往来自内部,例如其他团队不配合、HR团队执行力不够等,陪跑的介入可以让项目落地执行更丝滑。

2、         更好的领会公司和老板的战略意图。陪跑的第一步是先和老板聊,包括了解公司的战略、方向,以及从老板视角如何看人力资源管理。有很多问题HR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通过陪跑的上传下达,HR团队更容易找到方向和目标。

 

HRise创立之初我们就定下了目标:要做坚定的长期主义者。

这个初心三年来一直没变。

其实从事人力资源服务领域的朋友都知道,人力资源服务赛道本身就是“清水衙门”,相比那些动辄百万亿规模的行业,人力资源服务行业不过2万亿。

但当前的人力资源服务市场正处在“爬坡”时期,一方面,这个行业正在由过去以派遣和外包为核心的单一业务组成,变得越来越多元化;另一方面,过去服务机构处在“野蛮生长”期,缺少规范性、科学性。现在整个行业都在“被客户教育”,这也逼迫着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开始由游击队转向正规军,从野蛮生长向规范成长跃进。

这也就意味着,过去的短期暴利心理越来越不适合当前的生态,大家需要长期主义,以满足客户需求为导向、以提升服务质量为手段,用持久深耕的心理做这门生意,是未来大势所趋。

我和团队的伙伴说,当下无论任何行业,躺着就能赚大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,我们需要有一颗平常心,坚守的同时,去精耕细作。

可以想见,2024年依然充满变化、充满不确定性,但不管外部环境如何充满不确定性,只要我们内心坚定,就一定能走向光明。

新年即将到来,在这里HRise祝所有的朋友、伙伴新年快乐!


相关文章

我从不招科班出身的HR

元气森林副总经理 冉浩在招聘这件事上,HR如果觉得自己只是服务和支持的角色,那就只能是个背锅的。若是以投资的心态去做招聘,HR就不会背锅,你只想甩锅!采访/撰文/程海涛后期传播/Populus euphratica排版/Kira瑞在冉浩过往十五年的职业生涯中,大致可归为三段经历和三家公司。前十年在神州租车,从招聘专员做

优秀的领导者都是“雌雄同体”

红星美凯龙总裁谢坚 HRise创始人程海涛采访/撰文/程海涛摄像/后期制作 Populus euphratica后期传播/Tim排版/竹人上世纪八十年代,和许许多多的有志青年一样,大学毕业后谢坚的第一份工作是政府机关。九十年代中期,外企开始大举进入中国之时,他又转身加入到一家世界500强外企,用他的话说:开始和汤姆杰瑞艾米